we love TVXQ & SechsKies

Is It Really You 01

NYPD

01.
眼前閃過一絲微弱的亮光,有天皺了皺眉,當他睜開眼睛時,他所處的地方已經不是他正在處理的犯罪現場。他用力地閉了閉眼,眼神掃過被堆滿箱子和危險液體空桶的倉庫,他想這裡應該是Morden臨時找到的藏身處吧。

有天冷笑了一聲後知後覺的感受到後腦勺的疼痛,他想伸手去摸卻發現自己的手腳已經被綁在椅子上動彈不得,他試著掙扎但被綁在手腳上的鐵鍊十分牢固,他再怎麼使力都沒有辦法讓它移動半分。有天用力地吐了一口氣將注意力放在後腦杓的傷口上。疼痛的面積不大、但應該是流血了,他想。



不過應該沒有什麼大礙吧,有天自嘲地笑笑。

還在自我嘲諷著早知道當初就該聽俊秀的話多去上一些專業訓練課程的朴有天在身後傳來窸窣聲後擰起眉。Morden是瘋子,這件事他在處理多年前他犯下的案子時就知道了,被害人們的死狀比他在阿富汗看到的屍塊還要令人作嘔。

黏膩地笑聲像是貼在耳朵附近般響起,有天下意識地感覺到一股寒意。那種飽含著惡意的氣息充斥著他的感官,在那瞬間,朴有天突然很慶幸現在被Morden困住的是他而不是金俊秀。就算沒有接受過那些防暴技巧訓練好歹談判也算是我的強項,有天舔了舔略顯乾燥的唇瓣。

啪地一聲,沾上灰塵的手掌拍上有天的肩膀,有天的身子抖了一下,他瞥了一眼已經刺入他襯衫的指尖才發現原來他的襯衫上已經沾上了血跡。

「好久不見。」

黏膩的嗓音裡帶著濃濃的調笑意味,有天突然想起十年前躺在解剖台上的那六具屍體。每一具都是Morden的得意作品,他在接受訊問的時候毫不隱瞞且自豪的訴說著他在創作的過程。他甚至把他殺害第三對情侶時的畫面完完整整的用錄影器材保留了下來,朴有天忘不了他在偕同檢察官看完整部影像時酸水在胃裡打轉的噁心感。

「好久不見,朴法醫。」

Morden藏在黑暗的臉孔探了出來,有天難忍反感地別過眼卻還是瞥見Morden笑得皺起臉的表情。黏膩地讓人作嘔,有天困難地吐息。

想念我嗎,Morden壓著嗓音走到有天面前。我可是很想念你,他頓了頓。跟金警官,他又笑了。

02.
I am back.

03.
金在中無法形容當他看到俊秀倒在屍體旁的感覺。他看不到有天的影子,他以為俊秀死了。在中幾乎是顫抖地將手探向俊秀的鼻間,當他的手指感受到一股濕熱的鼻息時,他難掩激動的站起身朝站在他身後的池城點了點頭。

但,朴有天不在。腦海閃過的悲觀念頭讓在中忍不住一僵。

似乎是猜出在中所想,池城拍了拍在中的肩膀以示安慰。他瞥了一眼不敢相信在這麼多警察環繞的犯罪現場會發生犯罪事件的區警隊隊長。在自己的管轄內發生這樣的事情讓他的臉色像是被甩了一巴掌般難看。

視線掃向散落一地的綿棒和證物袋,池城自嘲地扯了扯嘴角。現在是雙重犯罪現場了,他從口袋裡掏出乳膠手套啪地一聲套上。

04.
Death is so close.

05.
金俊秀醒來的時候已經被送到醫院。他一睜開眼睛就看見插在虎口的點滴針頭,甩了甩腦袋,他覺得頭有點暈,醫院過白的燈光和牆壁讓他有些刺眼。他開始回想他到底為什麼會躺在醫院的急診病床上,越想臉色越難看。

俊秀想起有天在被那名身穿警察制服的男人襲擊時,他不可置信地掏出叩在腰間的手槍。他既緊張又著急,倒臥在地上的有天後腦滲出血絲,他瞥了已然不醒人事的朴有天一眼後將視線移向發出黏膩笑聲的男人。

你做什麼,俊秀大吼了一聲。他盯著被男人握在手上的警棍,上面沾著有天的血,那抹紅讓俊秀有些暈眩。他緊握著槍指著男人,俊秀發現自己的呼吸有些顫抖,他離有天有些距離,沒辦法判斷有天的傷勢到底嚴重不嚴重。他突然覺得害怕,他害怕失去這個人。

男人似乎是察覺到俊秀的眼神不停地飄向有天,他咧開嘴露出一口黃牙。我還沒想他那麼快死,他說。男人的笑容讓俊秀覺得不舒服。尤其是他上挑的眉眼充滿惡意,即使他露出無辜的表情,俊秀仍能從他的臉上窺看出藏在皮相之下的邪惡。

俊秀在男人準確無誤地叫出他的名字時知道了男人的身份。Morden Mos。被揉成一團塞在有天辦公桌下的通緝畫像上的笑容和眼前男人的笑容如出一轍。把警棍放下,俊秀大吼了一聲。

Morden討好地舉起雙手,但仍舊沒有要把警棍方下的意思。放下,俊秀放大音量。你再不放下我要開槍了,他的指頭緊貼著板機。

你要不要看看朴法醫的狀況,Morden鬆了鬆握在警棍上的手。俊秀凝視著眼前看似牲畜無害的男人,他顯得有些遲疑。我把警棍放下了,像是要證明自己真的無害般Morden真的把警棍擱在腳邊後站起身。

俊秀舉著槍慢慢地往有天倒下的方向前進,他瞪著Morden的臉以防範他有任何威脅性動作,Morden對於俊秀小心翼翼的態度感到不以為然,他聳聳肩似乎在告訴俊秀他不具有危險性。俊秀才不管Morden有什麼企圖,他只想確認有天的傷勢。他高舉著槍蹲下身,當他的指尖感覺到有天微弱的鼻息時鬆了一口氣。俊秀在那瞬間咬住了下唇,忍住因緊張卸下而全數湧出的安心感。

他記不得是什麼時候被襲擊的,他只記得他最後看見的是有天緊閉的雙眸,和沾在自己指尖上的血。

「你醒了?」

俊秀抬起頭,他第一眼看見的是在中佈滿血絲的瞳眸。在中似乎是去倒水,他對俊秀笑了笑將手上的水杯遞給俊秀,「先喝點水吧,你已經昏迷了有兩個小時。」俊秀舔了舔唇瓣,他接過水杯輕聲道謝。他握著水杯有些失神地盯著自己沾上有天血液的手指,血已經乾了,他輕輕地一搓便露出了他肌膚原本的顏色。

「你還好嗎?」在中坐在病床邊,他掏出菸後想起醫院禁止吸菸。

俊秀沒有搖頭也沒有點頭,他只是對在中扯了扯嘴角。Morden是不是逃了,俊秀問。在中將菸收回口袋的手頓了一下,他嗯了一聲。把朴有天那傢伙也一起帶走了,在中回答。在中無法克制自己悲觀的想法,他的表情顯得有些絕望。

俊秀盯著在中垂下的肩膀,他突然可以體會當時他被困在車站時有天的心情,那種害怕失去的恐懼讓他無法控制地顫抖,他想起當他從通風口爬出來時有天的擁抱,俊秀突然覺得眼睛好酸。

但現在不是該絕望的時候。

「哥,現在在犯罪現場的是誰?」俊秀握著的拳頭鬆了又緊、緊了又鬆。

在中似乎沒有料到俊秀會問這個問題,他有些訝異的望向他。BOSS跟賢重已經把大部分的東西帶回實驗室了,他回答。怎麼了,他皺起眉。

我想回去工作,俊秀伸手拔掉虎口的點滴針頭。我想把有天帶回來,他說。

06.
I will bring you back.







FREE TALK:
因為會寫小N2,所以勢必會把舊篇全放上來~
不過番外就不會PO了,番外是小禮物WWWW
另外因為帕電動荒廢許多事情WWWWW
之後要開始收心了(ㄎㄅ
於是應該會陸陸續續開始填坑啦~~
各位久等了(啾

發表留言

Secret

comment

小N2!!! 大驚!!!!
會出書嗎?搞得我有點捨不得看了...

小N2!!!
太美好了,無限期待
實體書最讚又好收藏

◆Re: 沒有輸入標題

csj:
暫時不會吧wwwww
其實出書很耗時OTZ
對我這種懶鬼來說實在是(菸
不要捨不得看啊!!!!!!!!
我還是想看長評的TAT

jing:
不要期待啊XDDD
小N2還沒開始寫呢~~~

自我介紹

P.D.(熊貓)

Author:P.D.(熊貓)
想換筆名(被巴爛

雷點很高,但是踩到會爆炸。
雷熊貓大,大家自在點就好(眨眼
雷沙發二字,只留兩字大可不必留言。

不忘初心!!強心針!!
Always keep the faith!!!
正妹之路就是要又瘦又白長頭髮!!!!!!!!!!!!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檔

類別

踩踩踩。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