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 love TVXQ & SechsKies

Is It Really You 04 fin.

NYPD

14.
仲基才推開門就感受到會議室裡莫名沉重的氛圍,他瞥了一眼露出嚴肅表情的俊秀,接著他邁開腳步走向握著筆桿在檔案複本上塗改的在中。怎麼了、有頭緒了嗎,仲基問。

在中抬起頭一看到仲基就垂下聳起的肩膀吐了一口氣。俊秀還在解析Morden的心理模式,在中朝俊秀的方向點點頭。仲基順著在中的目光看見俊秀推了推眼鏡拿著筆在地圖上點了點,接著站在他旁邊的嘉熙皺起眉搖搖頭,她伸出手朝地圖的另一個方向指去。跟嘉熙姊,仲基挑挑眉問。跟嘉熙姊,在中露出微妙的苦笑給了他肯定的答案。

絲毫沒有發現自己正在被談論著,俊秀皺起眉頭認真地跟嘉熙討論Morden可能的行為模式。嘉熙是在場除了在中,唯一跟Morden接觸過的人,俊秀抱持著也許FBI有更多他們蒐集不到的資料的想法,也許在那些資料中可以找出些什麼,讓他們可以順利的找到Morden將Morden逮捕歸案。

俊秀從來不覺得時間居然可以過得那麼快,他還來不及感受到飢餓,指針已經繞了一圈。自從他們進了這個辦公室,距離他的上一餐,已經是12小時之前的事了,他伸手按了按發痠的眼睛,用了閉了閉眼他用力地吐息後動了動唇瓣。

我出去買咖啡,俊秀放下手上的筆。

聞言,嘉熙似乎不太滿意,但她看到俊秀疲憊地神色後嚥下了幾乎要奪口而出的反對。嘉熙在那瞬間突然想起有天在跟她分手時對她說的話。妳總是那麼強勢,有天說。有天那時候的表情鮮明的浮現在腦海裡,嘉熙這才清楚原來有天那時候的笑容是帶著苦澀的。

嘉熙沒有想過她會在這種狀態下遇到她前任的現任,當她聽說朴有天正在追一名犯罪實驗室的探員時她還想著會不會是公認的實驗室之花金泰妍,結果她臆測的方向從一開始就錯了。嘉熙知道依照朴有天這個人的個性,就算喜歡的對象是個男的他也不在乎,有時候他比她更不在乎世俗的看法。

嘉熙承認自己就跟所有變成前任的女人一樣,對於前男友的現任總是會帶著考察的心態。沒有要證明什麼,只是想要知道在自己之後過往愛人交往的對象究竟是怎樣的人。嘉熙很意外金俊秀對於Morden心理掌握的能力,她經手了Morden的案子長達三年,到第三年才能夠自信滿滿的說她對Morden的心理狀態掌握已經達到五成。金俊秀接觸Morden才短短幾天,他就可以提出那麼貼近Morden內心的結論,這點讓嘉熙對俊秀的工作能力大為讚賞。

也許在朴有天歸來的時候可以稱讚他一下吧,嘉熙想。稱讚他找到了一個不錯的對象,她噴出笑後搖了搖頭。

15.
夜晚的空氣帶著涼意,俊秀走進24小時營業的商店隨便拿了幾罐咖啡和果汁,請店員結帳後拎著袋子踏進夜色。已經是半夜,周圍的店早就歇業了,唯一亮著的除了身後的商店之外就只剩下街燈,俊秀像是要把胸口的煩悶吐出般用力地吐了一口氣。

俊秀閉上眼轉動著眼珠,眼睛的酸澀感讓他的頭有點暈,他打開罐裝咖啡喝了一口。感覺到口腔裡充滿著甜膩卻帶著苦味的咖啡味,俊秀露出有些無助地表情。

要是朴有天在的話他一定又會臭罵我一頓,俊秀想。

每次朴有天在看到他空腹喝咖啡時總是會露出生氣的表情,接著一把搶過他手上的咖啡。不是跟你說不能空腹喝咖啡嗎,有天皺起眉說。俊秀的腦海裡浮現有天死皺著眉不停碎念的表情,他忍不住噴笑出聲。

「真是比我媽還像我媽呢…」俊秀輕啜著咖啡呢喃著。

比起擔心,朴有天應該會更希望我把自己照顧好吧。俊秀抬起頭望向漆黑一片的夜空,他隱隱約約的看見飄動的雲層,突然,隱藏在雲層後的月亮探出頭來,他吸了吸因寒意而開始發癢的鼻子。

捏緊手上被他喝得所剩無幾的咖啡罐,俊秀轉了轉脖子伸了個大大地懶腰後朝著空無一人的街道大吼了一聲。像是要把自己內心所有的不安吐出一般,俊秀啊啊啊的叫了起來。

「朴有天你敢在我找到你之前消失的話,我一定會在你進墳墓之前踩你幾腳!」俊秀大吼大叫著將咖啡鐵罐擲入路邊的垃圾桶,鐵罐撞擊的聲音在夜間異常地清晰。

當俊秀返回會議室時,他瞥見在中探究地眼神,大概是作賊心虛,他有些不好意思地移開目光。這是我買回來給大家喝的,他把塑膠袋往桌上一放。像是看到綠洲似的,原本死氣沉沉的會議室立刻響起了歡呼聲。

「剛剛你出去後我們接到昌珉的電話。」在中迎了上來接過俊秀從袋子裡掏出來的黑咖啡,「昌珉說他們找到沾了血的手機,在C城的某個廢棄倉庫…」查覺到俊秀突然皺起的眉,在中伸手拍了拍俊秀的肩膀。

他們發現貼了滿牆的照片,仲基在一旁補充。你跟有天的照片,在中有些嫌惡地咂了咂嘴。還有一張沾上血跡的椅子、上面還有被切斷的繩子,嘉熙雙手環繞在胸前繼續補充。

訊息迅速地在俊秀的腦海裡流通,俊秀沉吟著,他想起編號第0052的案子。那件案子警方也是找到被害人的手機,在企圖翻看被害人手機內有沒有相關資訊時炸彈的倒數計時器便啟動了,他倏地抬起頭,在那瞬間,他似乎聽見了滴答聲。

在中查覺到俊秀突然發白的臉色,他皺起眉。怎麼了,他問。嘉熙原本還不明白為什麼俊秀突然變了臉色,但當她接觸到俊秀的目光時,她的臉色也跟著難看了起來。

「編號0052!」兩人同時開口。

聞言,在中像是理解了什麼似地爆了粗口。
快點聯絡防爆小組,他大聲喊道。

16.
有天常在想死亡是什麼感覺。

父親因病過世時,他握著父親逐漸冰冷的手難受地任由淚水沾滿自己的臉頰。死亡的溫度是如此的冰冷。在阿富汗時,屍體是溫熱的,沾上血水的。返回紐約,繼續擔任法醫工作時,每一具屍體的溫度都深深烙印在他的心裡,只要想起,手心就會慢慢地染上屍體的溫度。

有天有些迷濛地睜開眼,迎接他的是一片漆黑,他只能靠氣味和震動的頻率得知他此時正被關在車廂裡。大概是Morden認為他的力氣不需要再綁著了吧,有天有些訝異自己的手已經被鬆綁,但他的確已經沒有什麼力氣掙扎了,有天有些疲憊地喘著氣。

身上的鈍痛讓他忍不住低吟出聲,有天還是可以感覺到口腔裡的血腥味,他自嘲的勾了勾嘴角卻牽動了臉頰上的傷口,他嘶了一聲皺起眉。

他媽的Morden Mos真的是神經病,有天咒罵著。

有天想起方才他有意識地激怒Morden,而Morden也理所當然地被激怒了,於是身為人質的朴有天自然少不了一頓毒打。有天覺得自己的身體已經不是自己的了,他幾乎無法抬起自己的手臂,在適應黑暗後他的眼神仔細地掃過車廂,在確認車廂空無一物之後他煩躁地發出嘖嘖聲。

撐起身子,有天忍不住悶哼了一聲,從右肘傳來劇烈的痛感讓他再度跌回車毯。不妙,他咬著牙伸手探向右肘按了按。Shit,有天低咒。骨折了,劇烈地疼痛讓他的臉上布滿了汗水。

有天放棄似地癱倒在粗糙的毯子上,他按著手肘痛苦地喘息。那瞬間他想起俊秀,想起俊秀皺起的眉和責備他為什麼抽菸的表情,於是他笑了出來。

俊秀啊、你還好嗎,有天低聲呢喃著。

思緒在那瞬間全攪成一片,有天有些複雜地舔了舔乾燥的嘴唇,他想起Morden在告訴他安裝炸彈的地點時那狂放地笑聲,他有些疲憊地閉上眼睛。

俊秀生氣蓬勃的臉再度躍入他的腦海,有天想起每次他因為一些莫名其妙的原因吃醋時,俊秀挑起的眉眼。你能不能試著多相信我一點,俊秀總是這麼對他說。

有天抬起左手遮住有些濕潤的眼睛。我相信你,他低聲呢喃著。有天握了握拳頭後鬆開,他深吸了一口氣平復情緒,最後他噴出笑。笑聲越來越猛烈,久未進水的他突然激烈地咳了起來,他想起了在犯罪實驗室時同仁們的臉,他的耳邊彷彿還迴盪著同僚們的笑聲。

「這該死的案子一解決,我第一件事就是要回家洗澡睡覺…」有天碎念著,他仔細地摸著手肘確認骨折的程度,已經麻痺的痛感讓他的神經遲鈍許多。

不對,有天突然牽起笑。
第一件事應該要抱著俊秀舌吻才對,他舔了舔略嫌乾燥地唇瓣。

17.
My dear…
When I go home, I must to tell you how much I love you.






發表留言

Secret

comment

自我介紹

P.D.(熊貓)

Author:P.D.(熊貓)
想換筆名(被巴爛

雷點很高,但是踩到會爆炸。
雷熊貓大,大家自在點就好(眨眼
雷沙發二字,只留兩字大可不必留言。

不忘初心!!強心針!!
Always keep the faith!!!
正妹之路就是要又瘦又白長頭髮!!!!!!!!!!!!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檔

類別

踩踩踩。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