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 love TVXQ & SechsKies

Life In A Beautiful Light 03

NYPD

10.
俊秀繞了第三區整整一圈,他在搜過了最後一間廢棄倉庫後打電話給嘉熙,嘉熙似乎很意外他會打電話給她。朴嘉熙是朴有天的前女友這件事他一直都有所耳聞,有天沒有特別提起,俊秀也沒有問,他從來都不是一個會對過去斤斤計較的人,所以當辦公室同仁們不經意提起有天的前女友們時,他也沒有什麼太大的反應,有天為此還跟他抱怨過,俊秀想起有天抱怨他都不吃醋時一臉委屈的表情。真是個笨蛋,俊秀噴出一抹笑。

捏了捏被握在掌心的手機,俊秀有些失神地盯著被有天強迫設定的手機桌布。他談過幾次戀愛,每次分手的原因都是因為女友抱怨他對戀愛不上心,談戀愛似乎總是被擺在興趣跟工作之後,俊秀也不是沒有嘗試修正自己在興趣、工作和戀愛的比重,但他發現這對他來說太困難了。

女孩子想要的照三餐接送、無時無刻傳訊息、打電話道晚安等等的要求他沒有一項做得到,在跟朴有天交往後,朴有天的不安全感一開始的確給他帶來不少壓力,可是,有天從不強迫他為他改變什麼。有天只是偶爾開玩笑地抱怨,但他實際上並沒有強勢地要求他改,俊秀曾經好奇地問他,但他得到的是有天淺淺地一笑。你又沒有要求我為你改變什麼、我憑什麼要你改呢,他說。

俊秀突然覺得自己的眼眶濕濕的,他趕緊抬起頭。俊秀一直以來都覺得愛應該要用行動表示,而不是只是說說而已,所以他很少對有天說愛。他對家人可以說愛,對朋友可以說愛,但是面對有天,他似乎怎麼樣都說不出口。太過彆扭,太過害羞,所以說不出口。

夜裡的冷風吹散了他即將奪眶而出的水氣,俊秀吸了吸鼻子。俊秀發現他一直以來所認為的似乎都沒有辦法適當的傳達自己真正的情感給有天知道,他用力地閉了閉眼後戴上安全帽。

「有天啊…我想你…」俊秀呢喃著,他蠕動著嘴唇,沙啞卻飽含情感的嗓音從嘴裡裡竄出。

這一次,俊秀決定要當著朴有天的面告訴他,他對自己的重要性。

11.
『我們插播一則重要新聞,警方正式發佈Morden Mos通緝令。再重複一次,警方發佈Morden Mos的通緝令,請各位民眾注意...』

12.
警局的電話響個不停,勝賢在掛了一通民眾說疑似發現Morden在巷口喝酒的消息後整個人攤倒在辦公桌上。Morden現在會在巷口喝酒才有鬼,他咂著嘴碎念。聞言,賢重苦笑了一聲,還沒來得及回應,桌機又響了起來。

勝賢胡亂哀嚎了幾聲後認命地接起電話,「喂,X警局你好。」

話筒的另一頭傳來虛弱的喘息,勝賢在那瞬間皺起了眉。喂、先生,他放大音量詢問。喘息聲參雜著急促的吸氣聲,勝賢猛地站了起來。快點追蹤訊號,他大吼。哥、是有天哥嗎,勝賢有些激動地追問。

『賓果。』

黏膩的笑聲傳進勝賢的耳朵,他不舒服地將話筒移開,賢重在察覺到勝賢的情緒反應時,臉色一變,迅速地搶過電話,「Morden Mos!」

賢重用唇語要求同仁錄音,他重新調整語氣後開口,「你有什麼要求?」

賢重把錄音放給池城聽時,他從頭到尾都擰著眉。Morden愉快地叫囂還有有天急促地吸氣聲都讓實驗室的同仁們宛如被揍了一拳般難受。

『還有30分鐘吧、各位...親愛的長官大人...』
『看來我們朴法醫撐不到欣賞犯罪實驗室爆炸的情景啦…』

有天那麼急促地喘氣分明是哮喘發作的前兆,Morden了解這點,所以他心情愉快。池城壓抑著自己滿腹的火氣,他知道這種時候亂了方寸對誰都沒有好處。牆上的時鐘滴答作響,他盯著時鐘上的分針,啪地一聲停在5的位置。

距離炸彈爆炸還剩下25分鐘。

Morden打來的電話秒數不夠偵測到他的所在位置,Morden很清楚警方的模式,他之所以敢大膽地與警方電話周旋就代表他一定會在警方反向偵測成功之前掛掉電話。

Morden只是想耍著我們玩而已。意識到這點的池城眼神一暗,他幾乎無法控制自己滿腔怒意地啪地一聲拍打桌面。到底把人命當成什麼了,池城的情緒在咬牙的瞬間沸騰到最高點。Shit,池城飽含怒氣的嗓音迴盪在實驗室裡。

會議室裡的氣氛就像是一根隨時都會斷掉的弦一樣緊繃,不論是至今還沒有拆解完畢的炸彈還是無法得知確切位置的Morden都讓在場的每一個人無力感倍增。Morden讓大家陷入前所未有的絕望裡,即使大家知道這是Morden擅長的伎倆卻還是跳了進去,摔得粉身碎骨。

唯一沒有陷入絕望情緒的是塞著耳機不停跟在中和俊秀聯繫的昌珉,他緊盯著電腦螢幕,熟練地操作滑鼠。他沒有意識到周遭的沉默更沒有意識到大夥兒喪氣的表情,他只是在看到螢幕上突然多出的兩個紅點之後猛地站了起來,在大夥兒有些訝異地將視線聚集在他身上時,他難掩興奮地抬起頭,「Boss!!找到了!!!」

池城瞪大眼順著昌珉的視線看向電腦螢幕,瞬間他像是明白了什麼。Morden的藏身處,他問。對,昌珉的語氣因為興奮而顯得有些顫抖。

距離炸彈爆炸還剩下20分鐘。

吸吐著,有天緊皺著眉頭企圖平緩他過於急促的呼吸,他眼神迷濛地盯著因興奮而不停地在他面前踱步的Morden Mos。在高壓的環境下能夠撐到現在還真是不容易,有天有些自嘲地牽了牽嘴角。他閉了閉眼,再睜開時,Morden的臉已經湊到他的面前,猛地倒抽一口氣,有天開始激烈地乾咳了起來。

很痛苦吧,Morden嘻笑著。很快就不痛苦了,他伸手拍了拍有天開始泛起冷汗的臉頰。也許你聰明的夥伴很快就會出現了,他意有所指地舔了舔唇瓣。什麼意思,有天勉強地瞥了Morden一眼。就是,Morden的聲音被一連串撞門的聲音蓋過他轉過身狂放地笑著。你聰明的夥伴怎麼可能坐以待斃呢,他百般期待地將視線移向出入口的方向。

距離炸彈爆炸還剩下15分鐘。

咚咚咚,鐵鍊撞擊地聲響伴隨著激烈地撞門聲,有天隱約地聽見在中的聲音,接著,他聽見槍響,咿呀一聲,門被踹了開來。

「Morden Mos。」

Morden彎起眼角,他興奮地扯開笑容,因笑而扭曲的臉龐全擠在一起形成一幅詭異的畫面。

「好久不見,親愛的金警官。」

Morden在看見在中舉著M1991指向他的瞬間愉悅的張開雙臂迎接他一直以來都樂於見到的傢伙,那個把他送進監獄的傢伙,那個與他勢均力敵的傢伙。他眼角餘光瞥見亦步亦趨地跟在在中身後的嘉熙,他笑得更樂了,「我何德何能讓貴為FBI幹員的朴嘉熙小姐也加入這次的任務…哈哈哈哈哈哈,真是太抬舉我了…」

有天的胸膛劇烈的起伏,當他聽見Morden提到嘉熙名字時有些訝異地抬起頭,在那瞬間,他與嘉熙的目光對上,不過嘉熙很快地就把視線移開。有天有些微愣,他噗地一聲噴出苦笑。沒想到居然會在這種場合跟自己的前任女友重逢,他想。命運真是奇妙啊,有天對於處於這樣環境的自己還能開玩笑感到十分不可思議。

不過、我已經撐到極限了,有天死皺著眉頭緊揪著胸口的襯衫。他因無力而下滑的動作很快地引起在中的注意,有天知道在中似乎大吼了些什麼,但他真的沒有任何心思去仔細聽在中到底說了些什麼。該死,有天痛苦地喘著氣。該死的哮喘,他突然痛恨起這個從小總是毫無預警便發作的陳年舊疾。

距離炸彈爆炸還剩下10分鐘。




發表留言

Secret

comment

自我介紹

P.D.(熊貓)

Author:P.D.(熊貓)
想換筆名(被巴爛

雷點很高,但是踩到會爆炸。
雷熊貓大,大家自在點就好(眨眼
雷沙發二字,只留兩字大可不必留言。

不忘初心!!強心針!!
Always keep the faith!!!
正妹之路就是要又瘦又白長頭髮!!!!!!!!!!!!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檔

類別

踩踩踩。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