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 love TVXQ & SechsKies

Life In A Beautiful Light 04 fin.

NYPD

仲基的視線隨著防爆小組的動作而移動著,自從踏入這一行以來,他一直都覺得生命是極其渺小的物件,但,這次,這樣的感覺更為強烈。他的專才在炸彈下毫無用武之力,他只能為有天擔心,為在得知Morden確切位置而趕去費德洛倉庫的同仁擔心,為正在進行炸彈拆解的Force擔心…實際上身處於炸彈中心的我有什麼資格談論擔不擔心這件事,他舔了舔自己略嫌乾燥的唇瓣。
炸彈終於被拆得只剩下最後被參雜著各種顏色電線包圍的主體,仲基盯著Force的手,想著上百個還待在實驗室的夥伴們的生命就在這個人的手上…

Force的手開始有了動作,他執起一根黃色的線,操起手上的鉗子。仲基的目光追隨著他的指尖,雖然他跟Force有一段距離,但他彷彿可以聽見電線被剪斷的聲音。

距離炸彈爆炸還剩下9分鐘。

俊秀無法解釋當他聽見賢重在電話裡告訴他Morden曾經打電話到警局時的感受,尤其是當他聽見有天似乎哮喘發作時無法克制地從胸口感受到強烈地頓痛感。他從來沒有覺得自己那麼沒用過,俊秀抿著嘴感受著風打在他手背的刺痛。

他只想要立刻趕到有天身邊,俊秀不停地催動油門。黑色的重機在夜色裡穿梭,他恨不得再加快速度,但油門已經被他催到底,他無法再用更快的速度前進。俊秀無法控制自己顫抖的手,他緊盯著前方越來越陰暗的道路。

有天、有天、有天…他低聲呢喃著,彷彿這樣喊著有天的名字有天就會沒事。

距離炸彈爆炸還剩下8分鐘。

「各位在C區巡邏的同仁注意,Morden Mos被發現在費德洛倉庫…重複一次,Morden Mos被發現在費德洛倉庫出沒,請在C區巡邏的同仁立刻前往支援…」賢重抓著廣播一遍又一遍的重複著,他在聽見刺耳的警鈴聲紛紛響起的同時有種鬆了一口氣的感覺。

但現在並不是放鬆的時候,他放下對講機加入前往費德洛倉庫支援的警車的行列。陸陸續續的回報從對講機的另一頭傳了過來,賢重有些焦躁地踩著油門。Morden Mos固然重要,但朴有天的哮喘…

可惡,賢重在被前方車輛堵住時狠狠地按下喇叭。為什麼那傢伙偏偏挑在這種時候發作,他握著方向盤的手收緊。

距離炸彈爆炸還剩下7分鐘。

池城一直希望自己可以成為一個讓組員信任的主管,但要達成這樣的目標似乎無法一蹴而就。首次面對這樣棘手的案子他的處理似乎還不夠,和高層周旋、和市長周旋、安撫組員情緒…池城強迫自己必須冷靜,不能任由情緒主宰他的思緒,但事實證明人在遇到與自己相關的人事物時,總是無法保持自己一貫的泰然。

在中跟嘉熙在離開會議室時他就有所察覺,但他並沒有料到他們會在沒有任何的告知下擅自行動。也許我還沒有得到他們完全的信任,池城有些自嘲地笑了笑。還是我的形象看起來只像是會中規中矩辦案的人呢,他有些煩悶地吐了一口氣。

「Boss這邊!!」昌珉站在巡邏車前朝池城揮手,他的神情看起來既緊張又急迫。

融入一個已經有自己默契的團隊似乎不是件易事啊,池城噴出苦笑朝昌珉的方向急速奔跑。

距離炸彈爆炸還剩下6分鐘。

Morden笑得猖狂,他高舉著手愉悅地欣賞在中強裝鎮定的表情,「怎麼樣,金警官…還喜歡我送你的禮物嗎?」

在中噴出一抹冷笑,他將槍口指向Morden的頭,擔憂和憤怒全攪在一塊,他開始分不清自己此時此刻究竟是擔憂比較多還是憤怒比較多。朴有天的狀況看起來很不好,可他卻必須在這裡跟Morden周旋,雖然他們有兩個人,但他清楚地看見Morden口袋裡的鼓起物,他跟嘉熙都沒有辦法在確認那個鼓起物是什麼之前輕舉妄動。

「金警官,你不要那麼無情嘛…」Morden仍舊嘻笑不已,他邁開腳步往在中跟嘉熙站著的方向移動,「你猜猜我還會為你準備什麼禮物呢…?」

嘉熙舉起她手上的格洛克21,威嚇似地瞇起眼,「Morden Mos,你最好不要輕舉妄動。」

聞言,Morden挑了挑眉興奮地舔了舔泛黃的齒。我們升官的朴嘉熙幹員越來越有能耐了啊,他恍若沒聽見嘉熙警告似的繼續往前邁進。妳不知道我接下來想要給你們什麼禮物吧,他嘿嘿地笑了起來。對吧,他挑釁地揚起嘴角。

Morden的問句並沒有得到任何答覆。

在中沒有錯過Morden因享受而瞇起眼眸的表情,他以極為緩慢的速度移動著腳步,他每挪動腳步便發出輕微的聲響,一種名為緊繃的氛圍環繞在四人之中,他的視線在Morden和有天之間來回,他無法忽略有天痛苦地喘息聲和逐漸發青的臉色。

嘉熙緊扣著板機,她的腳步急促,她幾乎可以感覺到汗水從額際滑落到臉頰時那股黏膩的感受。她企圖以在中作掩護往有天的方向邁進,但Morden似乎察覺到她的行為,他沒有阻止,只是微微地揚起嘴角。嘉熙抿著唇,Morden的一舉一動就像是被放大似的,他的任何一個表情在她眼中都有特別的意義。Morden Mos是連犯罪學專家都摸不清的人物,更何況當初接觸他時,她還是個入行不到三年的菜鳥呢。

朴有天的生命在流逝,意識到這點的嘉熙死咬著嘴唇,她狠瞪著Morden,似乎這樣瞪著他就可以為現在的局勢改變些什麼。她痛恨自己沒有辦法在這種時候做出任何決定,任何一種方式都可能激怒Morden,造成無法挽回的結果。他們都在猶豫,即使時間不允許他們有任何猶豫的機會。

距離炸彈爆炸還剩下5分鐘。

金俊秀抵達費德洛倉庫時只看見在中跟嘉熙的車,他聽不見談話聲也聽不見打鬥聲,他有些急促地從重機上跳了下來。俊秀回憶著先前請昌珉傳送到他手機裡的倉庫平面圖,他掏出手槍繞到倉庫的另一頭,他隱約記得後方雖然沒有門,但有一排窗戶。

俊秀小心翼翼地推開某一扇半掩著的窗子,他俐落地踩著窗沿輕聲躍進費德洛倉庫。俊秀放慢腳步企圖減少因摩擦地板而發出的聲響,他踩著步伐緩緩地往內部前進,抿著唇,他無法控制自己因緊張而略顯急促的呼吸。

一步、兩步、三步…

俊秀貼著牆壁,他探出頭瞥見隱隱透出光亮的角落,他似乎可以隱約聽見講話的聲音。俊秀舔了舔略嫌乾燥的嘴唇邁開步伐,他幾乎要無法克制地往光亮處狂奔而去,但他知道不行。他不敢去想像有天因哮喘而痛苦地神情,他不敢去想像在這短短地72小時內有天受了多少苦。

俊秀突然想起有天當時在他從排氣孔鑽出來時狂奔而來的表情。

距離炸彈爆炸還剩下4分鐘。

朴有天覺得自己胸口的氣就要被吸光了,他根本無法呼吸。他勉強自己抬起眼,但他只能隱隱約約地看到Morden的身影,視線變得模糊,有天知道造成在中和嘉熙無法動作的原因在於他。他們無法確認Morden還有什麼把戲,再加上實驗室的炸彈…

有天激烈地抽氣,他緊緊揪住胸口的領子。也許我就要死在這裡了也說不定,有天自嘲地牽了牽嘴角。他的臉因痛苦而扭曲,一雙桃花眼閉了又開,開了又閉,身上的衣服全因汗水而與肌膚緊貼在一起。俊秀,有天呢喃著。

Shit。有天想罵髒話,但他罵不出口,他一張嘴便是激烈地抽氣聲。他覺得自己的意識快要離他遠去了,他很想強迫自己睜開眼,但他越來越力不從心了。

距離炸彈爆炸還剩下3分鐘。

啪搭一聲汗水滴落在炸彈的主體上,Force盯著手上僅剩下的紅色跟藍色的線。他深吸了一口氣,閉了閉眼,聲音彷彿距離他好遙遠。他可以聽見組員在身後的說話聲,聽見時鐘的滴答聲,聽見自己衣服的摩擦聲…

下一秒,他睜開眼,像是下定決心似地,Force擲起握在手上的鉗子,他抓起藍色的那條線。

距離炸彈爆炸還剩下2分鐘。

金在中有所動作也不過是在那麼一瞬間的事。他拔腿奔向Morden,在Morden尚未反應過來的同時將原本瞄準Morden頭部的槍移向Morden的肩膀。扣下板機也不過是在那幾秒的時間裡。

子彈以極快的速度射進Morden的手臂,在子彈埋入肉體的瞬間Morden悶哼了一聲往後仰,嘉熙瞇起眼視線移也不移地在Morden的膝蓋又補了一槍,被子彈貫穿的劇痛卻沒有讓Morden露出絲毫痛楚的神情,他邊狂放地笑著邊跪坐在地上。

在中在Morden伸手想探向口袋裡的鼓起物時朝他的另一隻手臂又射了一槍,鮮血如注。

嘉熙在確認Morden已經沒有任何危害的可能後轉身想看看朴有天的狀況,但當她看見緊抱著有天的俊秀時,她停下了腳步。俊秀臉色難看一邊焦慮地抓著有天的手,一邊打電話叫救護車,在那瞬間,她的心情的確有些複雜。

嘉熙說不出那種感覺對她來說有什麼意義,但她發現自己對朴有天還是有那麼一點感情,即使那抹感情微弱地連她都不曾察覺,也許是因為如此,朴有天跟她分手時的表情和話語至今她都還記得。雖然說朴有天不是她唯一交往過的男性,但朴有天的確是她交往過的男人裡放在她心裡最久的一個。

倏地,仍沉浸在自己思緒裡的嘉熙聽見身後傳來一聲巨大的聲響,她猛地回過頭。她看見的是不知何時掏出槍的Morden毫不猶豫地將槍塞進嘴裡碰地一聲扣下板機。

Morden的身體在在中面前像是斷了線的玩偶跌落,那瞬間,嘉熙似乎聽見Morden黏膩的笑聲。

距離炸彈爆炸還剩下1分鐘。

Force緊盯著不停倒數的秒數,他下意識地抿著嘴,鉗子在卡上藍色線的瞬間停了下來。耳邊傳來組員質問的聲音還有犯罪實驗室的同仁們的驚呼聲,Force在眾人的目光下放下藍色的線轉而剪斷紅色的線。

Force聽見有人倒抽了一口氣,他的眼神仍舊盯著炸彈上的秒數。最後,秒數停了,停在23秒。歡呼聲在辦公室裡響起,Force有些恍惚地被同仁一把拉了起來,他被動地接受同仁的擁抱。那瞬間,Force才有回歸現實的實感,他如釋重負地笑了起來。

13.
『Morden Mos於昨日晚間22:38分在警方的圍捕下於C城費德洛倉庫舉槍自盡,據可靠消息指出,Morden Mos即是在犯罪實驗室安裝炸彈的犯人,同時他亦綁架了一名犯罪實驗室的法醫…警方將在今天中午召開記者會說明始末,以上是CNN的報導。』

14.
喀嚓喀嚓地快門聲響起,池城擠過人群走進記者會現場,他站在記者面前深吸了一口氣,此起彼落地閃光燈讓他有些不適地瞇了瞇眼。池城環視著在場所有記者的臉,那殷殷期盼想知道真相大肆報導的臉讓池城莫名地感到反胃,他伸手拉了拉領帶,動了動嘴唇。

池城結束記者會時已經是30分鐘之後的事情了,當他走出會場時,他看見金在中倚在他車邊抽菸。池城有些意外地挑挑眉,他邁開腳步走向在中。有天還好嗎,他問。在中抽了一口菸,像是是放些什麼似的用力地吐出白煙。有俊秀陪著,在中說。接著他有些好笑地抿抿嘴。有俊秀陪著朴有天怎麼都好吧,他笑出聲。聞言,池城露出同意的表情。也是,他說。

「吶。」在中將手伸向池城。

池城有些疑惑地皺了皺眉,他看了看在中的手後將視線對上在中的眼。

「鑰匙。」在中叼著菸挑了挑眉,他的手又更靠近池城的方向。

這才會意的池城有些好笑地勾起嘴角,他探向口袋將鑰匙扔給在中,在中輕鬆地接過鑰匙後鑽進駕駛座。池城雖然覺得有些意外,但他還是上了車。在中咬著菸嘴催動引擎,踩下油門。謝謝,他說。正在繫安全帶的池城愣了愣,他瞥見在中仰起的下顎。謝什麼,池城問。謝謝你不追究我們擅自行動的事,在中回答。聞言,池城挑了挑眉。追不追究我還沒有決定呢,他說。在中在聽見這番話時明顯地愣了一下,他轉過頭對上池城帶著戲謔地眼神,他們對看了一會兒後大笑出聲。

15.
The last act is bloody, however fine the rest of the play.
They throw dirt over your head and it is finished forever.






FREE TALK:
這一章其實寫得很卡
修了又改,改了又修
一直很擔心寫不出那種緊迫的感覺
不過大概有倒數時間的敘述,所以多少有一點緊迫感吧WWWW
Morden是個難以捉摸的人,有些人應該很好奇為什麼沒有針對他的生平還有過往多一點描寫
那是因為我在鋪梗啊wwwwwwww
雖然這個大魔王掛了,不代表他的精神已逝
他在小N2還是會糾纏這大家的哇哈哈哈哈哈哈哈

發表留言

Secret

comment

大魔王掛了還要繼續糾纏大家的小N2
萬分期待....

我很認真想過 大魔王怎麼掛得這麼......乾脆
應該有什麼東西是我漏掉的......
這一章我腦海想到2部電影
一部是人骨拼圖 一部是火線追緝令
總會有什麼讓你一直殺人或咬住主角不放的理由存在
還好熊貓會繼續寫~~~ (跳舞)

看到心臟有點跳太快這樣,
可是我好喜歡這種緊迫的感覺這樣!!!


自我介紹

P.D.(熊貓)

Author:P.D.(熊貓)
想換筆名(被巴爛

雷點很高,但是踩到會爆炸。
雷熊貓大,大家自在點就好(眨眼
雷沙發二字,只留兩字大可不必留言。

不忘初心!!強心針!!
Always keep the faith!!!
正妹之路就是要又瘦又白長頭髮!!!!!!!!!!!!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檔

類別

踩踩踩。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