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 love TVXQ & SechsKies

How Can I Be Sure 03

NYPD2

13.
手邊有好幾個同時進行的案子,池城有些疲憊地揉了揉太陽穴的位置。昌珉和仲基去處理某知名黑心房仲在廢棄電宰廠被砍成兩半的案子;賢重跟勝賢手上的那件毒梟案在接線人被殘殺後線索就斷了;志龍帶新進探員去見習犯罪現場了。剩下的,就是從在中手上轉出去給俊秀和有天的那件案子。看起來跟Morden有極大關聯的案子。

人力嚴重不足啊,池城想。

翻開攤在桌上的牛皮紙袋,池城突然想起接到案件的那天晚上。

14.
Don't give out on me
My hope, my apathy

15.
池城撐著傘盯著在中捏著碎片時顫抖的身影,雨滴砸在他的身上也砸在女人的屍體上,雨漸漸地染溼了他的頭髮、滲進了他的外衣、沾濕了他的臉頰,池城在那一瞬間突然覺得金在中隨時隨地都會消逝。

池城握著傘柄走向金在中,雨滴砸在傘面上發出啪搭啪搭的聲響,圓形的傘面把在中罩在一個完全接觸不到雨滴的世界,但此舉仍舊無法挽救在中已經濕透的事實。池城就是在那一刻看到散落在一地的碎片,他鬆開了緊擰著的眉頭。原來,池城居高臨下地凝視著在中濕透的頭頂。這種安裝炸彈的方式完全是Morden的作風,池城沉吟著。

「是Morden吧…」池城開口,「會用這種方式引爆炸彈的…在我的印象中只有那傢伙。」

聽到那個人的名字,在中很明顯地僵了一下,他深吸了一口氣將碎片蒐集完畢放入證物袋。我知道你在想什麼,池城說。聽見池城略顯低沉的嗓音,在中皺起眉仰起頭對上池城平靜無波地眼眸。

我在想這是不是Morden這麼容易死亡的理由,在中說。他究竟想做什麼,池城只是純粹好奇。我不懂,在中垂下眼。我沒辦法參透那個殺人魔到底在想什麼,他有些憤恨地磨著牙齒。要是我們能夠知道的話就不會有那麼多犧牲者了,在中的語氣裡有著強烈地情緒。捏在手裡的證物袋皺了起來,卻無法減緩因他無法解救眼前女子而衍生的怨恨和無力感。

池城瞥了一眼倒臥在地上的女屍,在將視線移回在中時他吐了一口氣,不知不覺地他伸出手覆上在中的肩,按壓的力道有點重,但池城認為這是給身為BOSS的他能給在中最好的安慰。

感覺到肩上的重量,在中回過頭在對上池城的眼時,他牽起嘴角露出一抹苦笑。

接著,他要求在中不得插手這件案子。

16.
You know, it ain't easy
Maintaining my believe
That we are free

17.
金在中一屁股坐在辦公室的椅子上,他毫不顧忌地霸佔他人的座位旋轉著椅子,而被他霸佔座位的苦主正一臉無奈地盯著他看。

「我說,鄭允浩你熟悉了沒?」在中轉著椅子,一圈兩圈三圈,他看著眼前白袍被染上血色的同事一而再再而三的從他面前晃過。

你不暈嗎,被直呼姓名的允浩顯得有些無奈。最近已經摸的差不多了,他趁在中還沒有追問之前回答他的問題。我想應該在操作上沒有什麼太大的問題,允浩低下頭盯著自己染上血色的白袍思考著自己是否要去更換一件新的。
Joanne Saldana,在中終於停止轉動椅子的行為。Joanne Saldana的解剖結果怎麼樣了,他問。

聞言,允浩明顯地皺起眉頭,他對上在中再認真不過的眼眸。你問這個做什麼,允浩問。沒什麼,在中顧左右而言他。只是好奇罷了,他聳聳肩。盯著在中細微的面部表情,雖然跟眼前這位同仁稱不上有多好的交情,但他近來已經多多少少猜得出來金在中言語背後的真實。

「你想問的不是Joanne Saldana吧。」允浩語氣中帶著肯定,「你想問的,是Joanne Saldana的死跟Morden有沒有關係吧?」

在中皺起眉,他上下打量著允浩後以一種誇張的動作往後仰,接著他咂了咂嘴,「你們怎麼個個神經那麼敏銳啊?連那個粗線條金俊秀都是…」

在中擺明了在碎念,但他的碎念實在有點大聲,所以鄭允浩把他這一番抱怨全部接收到耳裡。

「就算沒有經歷過那段時間,但還是有所耳聞的。」允浩聳了聳肩,最後他決定換掉身上這件骯髒的白袍。

那你到底要不要跟我講解剖結果,在中直接切入核心。對於如此執著於得到答案的在中,允浩只是輕吐了一口氣。你不如直接去問BOSS吧,他說。語畢,他看見在中翻了一個白眼。

18.
I'll stay with thought familiar
I need alibi
That I don't know better
Until death within the lie

19.
俊秀從Joanne Saldana的晚宴包裡面發現了手機、一百美元現金跟兩支口紅,當他把口紅拿去給鑑識科的同仁時,最近對時尚頗有研究的朴春一看到口紅立刻哇哇叫了起來。根據她的說法是,這兩支口紅是最近被封為女人一生最必備的兩種口紅顏色。

俊秀對口紅沒有研究,不過當他看見朴春閃閃發亮的眼睛後,他想這兩支口紅大概是女孩的夢幻逸品吧。

有天帶著那一百美元現金去檢驗了,雖然現金應該被經了好幾手,但也許可以弄到幾枚清晰的指紋,他在離開前從後面捏了一把俊秀的屁股,不過如此冒失的舉止換來的是俊秀的一腳。

對於朝金俊秀手來腳來這件事,朴有天永遠學不乖。

而俊秀理所當然地接下解析手機的任務。他嘗試把Joanne留在手機裡的資訊複製後挪到電腦上頭,他盯著電腦螢幕一條一條地列出Joanne Saldana生前接觸過的任何可疑人物。最後,他試著把Joanne Saldana刪掉的訊息紀錄復原。

他發現,那些被刪掉的訊息,全部都是來自同一個號碼。

當俊秀找到符合登記這支手機號碼的對象時,他忍不住挑了挑眉。盯著被show在螢幕上的大臉,他低聲念出男人的名字。

Peter Carter。

20.
How can I be sure
That you won't walk away?
Oh, angel of deception
Let me live this way
Oh how can I be sure
the safety of your arms
Doesn't suffocate me
With all that they do, huh?
Well how can I be sure?






free talk:
忙碌不已的生活QQ
我也好想乖乖地待在電腦桌前啊啊啊啊啊!!!
之後的篇章應該會延伸到其他組去WWWW
所以,請做好多案件並行的心理準備!!!
READY GO!!!!
最近沉迷臉書的犯罪現場遊戲XDDD
大家快一起加入PLAY!!!!!!!!!!!!!

發表留言

Secret

comment

熊貓大
我終於看到妳更文了
人生真的好艱苦
我一隻小小的貓天天都要面對人類真的好恐怖這件事
拜託您大人多多更文吧
就算是閃瞎我們眼睛的那種都好呀 ( 我想妳懂是哪種的, 眨眼 )
這樣我才會知道世界還有光明呀 ~~~


◆等待許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員的許可

自我介紹

P.D.(熊貓)

Author:P.D.(熊貓)
想換筆名(被巴爛

雷點很高,但是踩到會爆炸。
雷熊貓大,大家自在點就好(眨眼
雷沙發二字,只留兩字大可不必留言。

不忘初心!!強心針!!
Always keep the faith!!!
正妹之路就是要又瘦又白長頭髮!!!!!!!!!!!!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檔

類別

踩踩踩。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好友